Lydia Lu

一个冰冻的小岛 - 冰岛冬季行

2017-08-24


蓝湖

感恩节凌晨五点半,我降落在雷克雅未克国际机场。冰岛的寒冬才刚拉开帷幕。我躺在候机室的巨型沙发上睡了个回笼觉,约莫着快八点了才慢慢吞吞地走出候机室。抬起头来,圆月依旧高悬,连篇的云朵把天空捂了个严实。冬天里,冰岛的太阳要十点才升起。它在半空中不温不火地挂上六个钟头,便又摇摇晃晃地沉到了地平线下。为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白昼,我决定先去著名的蓝湖 (Blue Lagoon) 泡个温泉,洗去舟车劳顿。

蓝湖,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奶蓝色的地热矿泉。车还未行近,便能远远望见地面上升腾起的氤氲。待更了衣,从室内的小池子缓缓游到外面,才猛然意识到原来照片上看到的那一抹蓝色不是虚妄,不是美图,而是真实地存在。天有些凉,一阵风来,热气越发肆意的蒸腾起来。一时间,四周的人与景在这蓝色的雾气下若隐若现,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p1-1

p1-2

不过,这一池碧水却不是出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它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1976年,地热公司接到任务要在机场附近建造发电厂为 NATO(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基地提供能量。这家名叫 Svartsengi 的发电厂将发电用的废水排回到了土地上,慢慢的就形成了小型的蓄水池。1981年,人们发现了这个发电厂的副产品,并逐渐开发为现在的蓝湖温泉。

蓝湖的水流经火山熔岩层,因而富含化学及矿物质,以二氧化硅最为丰富。湖水如牛奶般的蓝色,正是来自水中的硅酸盐。热水被抽上地表以后,先经过蒸汽涡轮发动机产电,再由换热器为城市的热水系统供热,等温度降到37-39摄氏度后才排入蓝湖供游客享受。

p1-3蓝湖外没有了热气的水池

我在天光未亮的时候就已经泡在了这一池碧水中,可 37-39 摄氏度的“完美温度”显然不是为寒冬暗夜准备的。原以为旭日东升,便可以脱离这”冰火两重天“的境地了。谁知,太阳才刚露了个脑袋,厚厚的乌云便如万重山一般压了过来。一眨眼的功夫,便下起了冰雹。我曾经无数次幻想,一面泡着温泉,一面天空飘起雪花的浪漫情景。未曾想到,这失之毫厘,差之却是千里。在冰雹中泡温泉,就是下半身在享受,上半身在受刑。凛冽的冰刀子刮在脸上,生疼。唯一的办法就是多挖一点蓝湖面膜抹在脸上。既可以护肤,又可以防寒,还可以抵御冰雹。可谓居家旅行,必备良品!最关键的是,火山泥面膜是无限量免费供应。但若想带它回家,一瓶就要 100 多刀!这怎能让人不找借口多涂几层呢?

旅行小贴士

蓝湖距离机场 20-30 分钟车程,距离雷克雅未克 50 分钟车程。在蓝湖网站上就可以预定机场接、送到旅馆的大巴。由于现在去蓝湖的人很多,蓝湖采取分时段售票。在网站上提前预定,既能保证买到理想时段的票,又能节省 5 欧元手续费。基础套餐是 35 欧元,只有门票不包含饮料和浴巾。有行李的顾客可以在停车场的行李包管处存包。如果想在留下美丽的照片,就不要忘记给手机带一个防水套。

雷克雅未克

从 Blue Lagoon 出来,天神不知鬼不觉的放晴了。我坐上 2:15PM 的大巴前往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ik 坐落在 Faxa Bay 的南岸,西南临海,东部和北部都被群山环绕。极目便可看到 Akranes 半岛的白皑皑的山峰。

我住的青年旅社叫 KEX,就在沿海公路的旁边。离大教堂 Hallgrimskirkja 步行10分钟,距河边的 Harbor 也只要 15 分钟。当然了,首都旧城区本来就不大。伫立着许多木头做的二层小楼,被漆成了红黄蓝绿不同的颜色。就算是在雪天,白色的世界也因有了这活泼的点缀而不再单调。漫长的极夜,黑暗的世界也因有了这明快的色彩而不显得孤单。

p2-1走到教堂前飘起了大雪。教堂的外观是模仿冰岛常见的玄武岩柱景观(在黑沙滩能看到)

p2-3

教堂里的管风琴演奏

p2-4

巨大的管风琴管发出的声响,回荡在耳边

p2-2到了教堂顶部,雪停了。从大教堂上俯瞰整个城区

p2-5Harpa Concert Hall and Conference Centre 内部

p2-6Sun Voyager

Reykjavik 天气变化多端。我刚举手给窗外的雪山拍了张照,发照片的功夫就来了一朵乌云。一抬头,远处早已浓雾弥漫,照片中的雪山瞬间就没了踪影,只留下天际那笔直的海岸线和目瞪口呆的我。

尽管窗外飘起了大雪,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出门,扑面而来的是寒冷而清新的空气。这里没有烟囱也没有锅炉,更没有因为烧煤供暖而造成空气污染。Reykjavik 在冰岛语里是座”冒烟的城市”,但这里冒的却不是烟囱排出的废气,而是地热系统蒸腾出的水汽。

行走在整洁狭窄的街道上,雪花渐渐铺满了前行的路。远处太阳在乌云里不见了踪影,天色渐暗,夜幕沉沉降临,一阵困意袭来。低头一看,才下午四点,不禁哑然失笑。

旅行小贴士:

鉴于关于冰岛的攻略数不胜数,大家可以根据出行的时间(夏季/冬季)酌情选择。我就贴一下我搜到的几个不错的攻略吧。

冰岛各种打开方式

冰岛各种打开方式

夏季打开方式

冬季打开方式

地热

冰岛的后三天,大部分时间是在车轮上度过的。

昼短夜长,每天出发时天都还没亮。透过车窗,总能看到安安静静遍地雪,明明晃晃一轮月。天虽未亮,四下却也不是漆黑一片。雪映着月光,云掩着星辉。宝蓝色的苍穹下,山峦嶙峋。

到达旅行的第一个景点 Thingvellir 国家公园时,天边已是一片鱼肚白。登高远眺,大河弯弯。想起李宗盛的歌词,却不知自己能否,嬉皮笑脸,从容面对人生的难。

待众人集结完毕,动身前往间歇泉的时候,太阳也从地平线上缓缓升了起来。冬日的晨光透过厚重的云层,显得越发的清冷。还好这雪地四周热气腾腾。被岩浆加热的地下水,每隔5-7分钟便从间歇泉口喷发而出。两年前在黄石,我为了一睹老忠实 (old faithful) 喷发的场景,等待了足足九十分钟。而这个名叫 Strokkur 的间歇泉,性子急,每隔5-7分钟便迫不及待登场表演一次。让人毫无准备,因而惊喜连连。

我们在地热公园停留了大约 40 分钟,便匆匆踏上旅程。下一站是 Gullfoss,小名 Golden Falls,说起来它算是第一天中最大的惊喜。论落差,论宽度,论水量,Gullfoss 可能都榜上无名。但冬天的 Gullfoss 却能让人近距离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水,汽,冰—同一种物质的不同形态,在同一时间地点呈现在了游客的面前。瀑布的水汽不断蒸腾而上,遇冷凝结在枯草的周围,把它们变成了一根根的小冰柱。迎着太阳看,像是一串串的冰灯,晶莹剔透,闪闪发亮。

我就站在瀑布口,在这里能望见远处的 Hvítá 河。冰川融水源源不断奔流而来,经过这里,有的变成了蒸汽,有的变成了冰柱,而大部分还要日夜兼程继续奔流到远方。几千年前,它们是山顶的积雪,经过时间的沉淀变成了冰川的一部分。又经过了多少岁月,从山顶缓慢移动下来,融化成水,回归河流。周而复始,每个轮回便轻易跨过了几千年的人类历史。相比之下,我们不过是天地间的蜉蝣,沧海中之一粟而已。怎能不让人唏嘘感叹!

离开 Gullfoss 的时候,太阳西斜,低垂在天边。我们的车缓缓行驶在铺满新雪的路上。忽然间,远处的云开始变得很低,一小朵一小朵的,或是挂在天上或是飘荡在房子的周围。那样子,就像一只一只的氢气球,悬在空中。

向导说,我们要进入地热区啦,那些云都是地热的蒸汽,遇冷凝结在了半空中。渐渐地,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朦胧起来,仿佛轻纱笼罩。由于雾气低矮,阳光没有被完全遮蔽,透过轻纱照射进来,洒在近处的牛儿马儿身上。动物们对这一切习以为常,安然自若地在雪地上吃着草。我想,仙境大约说得就是这儿吧。

我们到达最后一个景点 Seljalandsfoss waterfall 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瀑布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遍地白雪,让人恍惚。以为是一阵风来,刮下了积雪,飘落在了脚下。

开车去旅馆的路上,四周又是白茫茫一片,没有车也没有灯。天还是宝蓝色的,飘着几朵淡淡的云。我在车里想着,今晚极光会不会降临呢?

旅行小贴士:

冰岛是许多电视电影的取景点。一路上我们停留的 Thingvellir National Park 是 Game of throne 的拍摄地点。在那里拍摄了 Wildlings 在 North Of The Wall 的场景和 White walkers 进军 North Of The Wall的场景。

在路上行驶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置身 Interstellar中某一个星球的感觉,上网一查原来 Interstellar 在冰岛有两处取景点。一处是 Svínafellsjökull Glacier, 那个白色的星球。另一处则是 Mafabot。这两处都是南部环线上,若是自驾不妨开去感受一下。

黑沙滩

这一夜我们留宿在只有六百人居住的小镇 Vík。这里倚山傍海,著名的 Reynisdrangar 黑沙滩就在离小镇不远的海边。

传说中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只小精灵赶着在黎明前将一艘三桅船从大西洋上拖到小镇的岸边。谁知,未等他们完成就被初升的太阳石化在了峭壁上,也就变成了我们所看到的,伫立在岸边的黑色岩柱。

当然了,这只是一则北欧的神话故事。所谓的黑沙滩,其实是由火山石形成的。火山喷发而出的熔岩经山口缓缓流下,滚烫的熔岩与冰冷的大西洋海水相遇了,在这冰与火的碰撞中,岩浆迅速冷却,变成了许多细小的颗粒。再经过时间的冲刷与洗涤,它们不仅没有了原来的血性也被磨平了棱角,躺在我手心里,光滑如镜,温润如玉。

p4-1

p4-2

许多到过黑沙滩的人都说,它并没有照片拍得那么美。我想,他们定是没有来对时节。冬日里的黑沙滩,入口的草地上堆积着一片新雪。我们到得早,雪地上还没什么脚印。大雪无痕,山山水水在这白雪的世界里都变了模样。远处,浪花被海风裹挟着,汹涌地拍打着沙石。这些大西洋的裙摆,在黑色火山岩的映衬下,格外洁白细腻。脚下,海风吹起雪花,轻拂过沙石,一时间分不清楚,哪一朵是雪花,哪一朵又是浪花。

p4-3

p4-4

旅行小贴士:

黑沙滩有妖风和巨浪,切勿背对大西洋照相,容易被浪卷走。

欧若拉

冬天到冰岛来,对极光不免有所期待。第一晚,极光指数达到了肉眼可见的三星。一屋子人吃着晚餐就急不可耐地向外张望,讨论着今晚见到极光的可能性。这时向导在一旁慢悠悠地说,“看极光得靠缘分,有时候各种条件都符合,极光也不一定出现”。也许是为了考验我们的耐心,那一晚极光果真没有赴约。第二天傍晚,极光指数还是三星,天空中还飘着些薄云。我早已做好了看不到极光的准备,所以当向导说今晚可能出现极光的时候,我连三脚架都没拿就出门了。

夜幕沉沉,繁星点点。我们住的地方三面环山,群山就像守卫者,在夜幕下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旅店的小木屋里透出盏盏灯光,这也是方圆几里内唯一的光源。我已经不记得在寒夜里站了多久,突然向导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头说,极光来了。

和极光的初次相见,并不是想象中的样子。想象中,她应该身着绿衣,翩翩而来。现实中,她只给我留下一道白色的烟雾。在多云的晚上,我甚至分不清哪一片是云,哪一片是极光。虽然有些失望,但我还是回去拿了三脚架想试试运气。

第一次拍极光,心里有些忐忑。暗夜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快门声,之后便是令人窒息的寂静。十五,十四,十三,我在心里默默倒数着。二十秒后屏幕一亮,一个和现实完全不同的世界呈现在眼前。镜头下,一道红光和一道绿光胶着着射向天际,像是两个高人在比试武艺,从谷底一直缠斗到天边,难分胜负。红光一会儿就消失了,接下来便是绿光的独舞。她以苍穹为舞台,流动着,跳跃着,变幻莫测。这时,寂静的山谷里响起了熟悉的旋律,“红橙黄绿蓝,五彩的欧若拉,爱就在心中,相信就会存在”。我回头一看,同车的姑娘们正拉着手大声地唱着《欧若拉》。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这首歌更应此景呢?

p5-1

p5-2

p5-3

瓦特纳冰原

瓦特纳冰原 (Vatnajökull) 是欧洲最大的冰原,超过8100平方千米。冰川面积占国家面积的8%之多,而冰层的平均厚度达到400米,最厚处达 到1000米。冰原的南部是冰岛最高山 (2110米)。这儿融合了冰盖和出口冰川,冰川下的火山经常会有地壳活动并伴随着大规模的洪水。

沿着一号公路一路向东,就进入了瓦特纳冰川公园。从地图上看,冰原主体如同一只巨大的章鱼,盘踞在东南部的高山上,而它的触角则伸向四面八方,形成一座座冰川。汽车穿行在公路上,从车窗望出去,左侧的山覆盖着白雪,右侧的大西洋一眼望不到边。触手可及处,已是陆地的尽头。在那里,茫茫一片与天相接, 而天地之间则是一片混沌,厚重的云层像是一道帘幕,让人看不清它后面的世界。突然间,有一种恐惧由心底里生出。倘若这就是世界的尽头,那在它后面的究竟是一群观众,还是一堆电路线?倘若这个世界真的是虚拟的,那它究竟是设计好的游戏还是随机的程序?

好在我还没来得及开始思考, 车已到达目的地。迎接我们的是两台雪地越野车,他们将带领我们进入冰原腹地,探寻冰洞。

p6-1世界的尽头

p6-2雪地越野车,轻松开过河

冰洞是冰内消融的产物,它的同类包括冰隧道,冰漏斗和冰井。当冰面融水沿着冰川裂缝流入其内部,就形成了冰内消融。不同于岩洞,冰洞会随着冰川一起移动,越到冰川尾部,温度就越高,冰洞的结构也越不稳定。在瓦特纳冰原上,每年都会有许多冰洞消失,也会有新的冰洞产生。组织冰洞探险活动,向导们需要从初冬开始到冰原上去寻找结构稳定的冰洞。等气温降到零下,冰川融水逐渐结冰,才带领大家进洞探险。由于这个缘故,不同时间去冰岛看到的冰洞都不一样。

十一月温度还不够低,大一点的冰洞融水还没有结冰。我们进入的这个冰洞,虽然没有照片上的那么惊心动魄,确也满足了我和冰川亲密接触的心愿。冰洞入口处有一条冰河,沿着河岸走,踩着脚印,就来到了它跟前。这时我才发现,这些覆盖着落石和积雪的山体都是冰川的一部分,它们就像一条条青蛇,匍匐在冰原上。冰洞里面很暗,没有照片上那么绚丽的蓝色。抬起手便触摸到了冰川上那鳞状的波纹。这可是几百年地质运动的结晶啊!一朵雪花变成冰川的一部分要经历上百年的积压。而人的生命不过区区几十年,与之相比,如同蜉蝣。想到这里,心底对大自然的敬畏又多了一分。

p6-3茫茫冰原

p6-4后面的是一整座冰丘

p6-5冰洞前

p6-6鳞片

走出冰洞,天色已暗,日光昏沉,可大家还意犹未尽。向导便拉了绳索,带着我们爬上了就近的一座小山丘。从山上远眺,疾风劲舞,雪花飞扬,远处的世界混沌不清,仿佛来到了异鬼(white walker) 的世界。

p6-8拉着绳子才爬上冰山

p6-7四下一望无际的冰原

p6-9在冰原上的我们,显得如此渺小

风还在刮,没有停的意思。冰山上一条狭长的隧道,成了天然的避风港。躲在冰隧道里,四周散发着冰蓝的光。而那蓝色之下,还藏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抱着这样一个疑问,我们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p6-11天然的隧道

p6-12冰墙

p6-10走之前再望一眼这无边的蓝

p6-13冬天天黑得早,回去路上天已渐黑

冰河湖

杰古沙龙冰河湖,冰岛语 Jökulsárlón,是瓦特纳冰原东南部边缘入海处形成的天然泻湖。

与冰河湖初遇是在晚上,天色惨白,无星也无月。我舟车劳顿,疲惫不堪。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雪,踉踉跄跄爬上雪坡。从坡顶俯视,眼前的湖面上堆积着大小不一的浮冰, 它们无序的排列在一起,几乎覆盖了整个湖面,毫无美感可言。

p7-1傍晚时分,冰湖上堆满了冰块

p7-2冰湖旁唯一的小店,给找不到路的人们指引了方向

本以为同冰河湖只有一面之缘。不料次日,车抛锚在附近的海滩上,而我们因祸得福,再次来到冰湖。

p7-3日出前的冰湖

p7-4月亮虽然高悬在天空,但冰块已渐渐散去

日出前的冰河湖,一切还都浸润着夜的蓝调。浮冰散开了,昨晚凌乱的湖面露出了它本来的颜色,除了明月影影绰绰漂浮在上,天光和山色都化在了水中。大地还未醒来,四下里一片寂静。我来到湖边,驻足聆听,捕捉着大自然的窃窃私语。那冰川碰撞的声音,冰块碎裂的声音,小海豹露出水面溅起的水花的声音,最重要的,自己内心的声音。

p7-5再多优美的辞藻,都无法形容这样的日出

p7-6阳光落在哪里,哪里就有了生命

一不留神,天际线已经被涂抹成了淡粉色。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山头,叫醒了沉睡着的大地,原本蓝色的世界顿时变了基调。不多会儿,整个冰雪大地上都笼罩在太阳金色的纱帐下。月亮,虽然很不情愿离场,却也抵不住太阳的光芒,不得不退居配角。

p7-7跨过那座桥,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距离冰河湖不远是冰川入海口。从冰原上一路奔袭来到山脚的冰川,终于要在这里,完成从气态到固态再到液态的一个轮回,重归大海的怀抱。然而有一些不幸的,一路艰辛却在最后关口被涨潮时的海水冲上了岸。他们星罗棋布在黑沙滩上,大小不一,形态迥异。大一些的,在阳光的照射下透着幽蓝,仿佛是大自然精心制作的冰雕作品;而小一些的,则像镶嵌在沙滩上的碎钻,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穿梭其中,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感慨大自然的变幻无常。

p7-8一切还在沉睡中

p7-9冰雕

p7-10太阳升起前,它们还只是散落的冰块

p7-11太阳升起后,它们变成了一颗颗钻石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一块浮冰,在人生的长河中漂浮着。同样一路走来,有些冰块顺利地回归了大海,而有些则搁浅在了沙滩上。这些左右命运的自然之力,不可控制却也无法抗拒。作为一块小小的浮冰,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当下,努力过好每一天。这算是此次旅行的起因,也是当下最深切的感悟。

Categories: Trip Thoughts Tags: Iceland Europe Sightsee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