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 Lu

美术馆记 - 巴恩斯美术馆(Barnes foundation)

2019-10-17


去费城本是为了看《吉屋出租》二十周年演出,顺道去美术馆打发时间。 结果音乐剧不如想象的精彩,这个美术馆却成为了心头好,有时间应该会去二刷顺便听听每幅画背后的故事。

傲娇的美术馆

巴恩斯美术馆(Barnes foundation)坐落于费城市中心河边,离费城艺术馆不远。1922年由 Albert C. Barnes 老先生以他的个人收藏为基础创办。如今,这里的藏品超过 2500 件,其中绘画作品约 900 件。它拥有雷诺阿画作 181 件,塞尚作品 69 件,马蒂斯 59 件,毕加索 46 件和不那么为人所知的莫迪里阿尼(Amedeo Modigliani)、苏丁(Chaïm Soutine)等的作品。此外,非洲和大洋洲的木雕和各种旧家具也都在老先生的收藏之中。

美术馆建立之初,主要用于艺术教学。老先生对经验式学习深信不疑,希望学生能直接体验艺术品,感受艺术家对光、线条、色彩和空间的处理。他相信,学生不仅能从体验中获得艺术知识,更有助于发展自身的批判思维能力,从而成为更有作为的民主社会成员。美术馆一周对外开放两天,参观需要预约。而老先生经常拒绝一些名人的来访请求,譬如克莱斯勒公司的少掌门瓦尔特·克莱斯勒(Walter Chrysler, Jr.,)。

老先生去世后,基金会艺术博物馆在历任馆长手中几经变迁,其生前制定的条款例如限制公众参观次数,禁止藏品外借、展出、巡回,禁止对作品颜色做修复等,部分被修改或打破,使博物馆逐渐从私人性向公众性转变。新馆于2012年5月落成,规模和结构比例方面复制了美浓原馆,但主体建筑采用了现代风格。馆址也从距离费城 2 小时车程的 Merion 迁到了市中心。

奇特的观展体验

相比拥有许多印象派作品的巴黎奥赛博物馆,巴恩斯美术馆的观展体验出乎意料的好。

首先,由于巴恩斯的每个展馆都很小,为了保证参观者的体验,美术馆严格控制每个时间段进入的人数。

其次,巴恩斯的布展方式不同于传统博物馆。按照老先生的遗嘱,不同的画作被压缩在同一空间,给人很大的视觉冲击。这些画作既没有按照时间轴的顺序排列,也没有根据流派分类。依据老先生生前的意愿,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超现实主义、立体主义、精确派,各个派别的作品交错陈列,仿佛在开武林大会。

这样布展,除了让人节省体力,少走路以外还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把逛美术馆比作吃饭,那一展厅的梵高和莫奈就好比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好归好,吃多了就腻了。巴恩斯的布展,就像那精心搭配的 Prefix,一切都恰到好处。吃完辛辣的马蒂斯,他立马就送来爽脆的塞尚,浓烈重口的苏丁过后,给你上一道自然清新的莫迪里阿尼,最后再搭配个雷诺阿当甜点。这样的视觉的盛宴又怎会让人觉得乏腻呢?

你要是当场没吃过瘾,事后可以去官网下载高清图片。如果这还不能满足你,你还可以在这里重温一整面墙的摆放方式(如下图)。所以,来到这里不必执着与拍照,专心看画就好。

那些你见过他的画但不知道他叫什么的画家们

经我观察,那几位大家能叫得上名字的大画家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高产!

譬如梵高同学,虽然英年早逝,但架不住他过于勤奋,短短三年就画了 900 多幅油画。再譬如莫奈老先生,虽然没那么工作狂,但架不住他长寿,比梵高同学多活了 50 年,于是也画了 2500 幅油画,光睡莲大概就画了 250 幅。那毕加索老先生就更不用说了,比莫奈还多活了五年。老人家年轻的时候曾立志,“给我一个美术馆,我将填满它“。估计连他自己也没料到,他能活 91岁。于是多产的他,在75 年的创作生涯中一共完成了四万五千多件作品:约 1,885 幅绘画、1,228 件雕塑,7,089 幅素描、30000 幅版画、150 个速写本、3,222 件陶瓷作品。装满了不止一个美术馆。

与他们相反的,还有一些画家,他们有的起步晚,有的死的早,有的命运多舛。虽然他们的作品也被各大博物馆收藏了,但由于他们产量低,作品分散在各个博物馆,就没能被观众们记住。 每次看他们的画,你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就是没有足够的画作,让你有机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参观完巴恩斯后,我从电脑里翻出在 MoMA,大都会,古根海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拍得陈年老照片,才发觉有那么几位画家,他们的作品曾多次出现在我的相册里,可每次作品都不超过两幅。多亏了巴恩斯美术馆,我才能集中地看到他们的作品,方才把他们的名字认全。

卢梭(Henri Rousseau)

第一位出场的是卢梭同学,注意他不是大哲学家卢梭。这位同学1844 年出生,比大哲学家卢梭晚了 100 年,比莫奈小了四岁。卢梭同学没能自幼习画,练得一身童子功。他四十岁之前,是一名默默无闻的税务员。到四十岁才拾起画笔,靠自学成才。四十九岁退休以后,卢梭同学才得以全力投入到绘画创作中(所以同学们,我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机会实现梦想!)。

他的画充满幻想和神秘主义色彩,有人称他为”原始主义“,因为同后期的高更一样,他的笔下多是变幻的热带丛林,赤身裸体的人和温柔的野兽。但同高更不同,卢梭没有去过大溪地,这辈子甚至都没离开过巴黎。当你看到他的画,很难想象如此丰富动人的作品,灵感来源尽然是植物园温室里的热带景物。

卢梭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梦境》(The Dream) 被 MoMA 收藏,同他的另一幅作品 《沉睡的吉普赛人》(The Sleeping Gypsy) 摆放在一起。大都会藏有一幅《捕食的狮子》,同《梦境》是一个色系的。在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也有一幅流淌着金色梦幻的作品《Tiger In A Tropical Storm》。

the_dream梦境,MoMA

the_sleeping_gypsy沉睡的吉普赛人, MoMA

捕食的狮子,大都会

tiger_in_a_tropical_stormTiger In A Tropical Storm,国家美术馆

看了这么多图,你应该对卢梭儿童画式的风格有所熟悉了。在巴恩斯,你可以在各个展厅发现卢梭的画作,我数了一下,大大小小大概 有17 幅。放上我觉得最好玩的一幅《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两颗悬浮在空中的头,让我想起了曾经痴迷的解密手机游戏 Cube Escape 里的 Rusty Lake,画风就是这样的(顺便强推一下这个系列的手游)。

关于卢梭就说这么多了。

巴恩斯展厅实景

莫迪里阿尼(Amedeo Clemente Modigliani)

下面要介绍的这位,我最近才在古根海姆看到他的一幅作品,顿时被他清新的色彩,大面积的色块及形态各异的肖像画所吸引。

莫迪里阿尼1884年出生于意大利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曾是富有的企业家,但他出生那年事业失败,宣告破产。莫迪里阿尼的降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线生机,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家中有女人怀孕,放在孕妇床上的物品不得搬动。所以当债主来讨债的时候,他们家把贵重的物品都放在了他母亲的床上,才逃过一劫。

莫迪里阿尼自幼体弱多病,16 岁的时候染上了肺结核。在当时的社会,肺结核是让人“谈虎色变”的传染病,患病者多被人疏远和孤立。为了掩盖自己的病症,他开始了常年依靠药物和酒精的生活。不过,肺结核最终还是在他 35 岁的时候夺取了他的生命。他一生爱过许多女人,都成为了他的画中人。Jeanne Hébuterne 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比他小 19 岁。她的身影出现在了许多画作上,细长的脸庞,修长的脖子,橄榄般的蓝眼睛。莫迪里阿尼死后第二天,这位年轻的女孩就带着他们未出世的孩子从楼上纵身跃下。

维基百科说,莫迪里阿尼早年很喜欢劳特雷克的画作,后来被塞尚的技法所吸引。这两位画家恰好也是那一时期我最喜欢的两位。从他的画作中确实可以看到塞尚的影子,相比那一时期许多笔触浓重,色彩浓重的画作,他的油画没有繁复的色彩,也没有多层的堆叠。大面积色块的铺陈,是塞尚最擅长的,也体现在了莫迪里阿尼的画上。

至于劳特雷克,我想他大概是学习了他如何用线条去勾勒女人吧。

接下来都是巴恩斯美术馆的藏品,

苏丁(Chaim Soutine)

苏丁这个人和前几位的画风又不大一样。他的色彩的丰富,颜料的堆叠层次不逊于梵高。每次看到他的画,我都有想拍的冲动。这次回来翻了翻以前那些个博物馆的记录,发现自己在芝加哥和大都会拍了他同一幅画的不同版本,而全然不自知!(论人的品味的一致性!)

所以我决定今天好好的介绍一下他。

芝加哥美术馆的 Landscape at Cagnes

大都会的 View of Cagnes

苏丁同志出生于白俄罗斯的一个东正教犹他家庭,从小家境贫寒。他热爱画画,二十岁的时候漂到了艺术之都巴黎。他没什么钱,只能蜗居在穷困艺术家聚集的蒙帕纳斯区。这个时候,他同年长十岁的莫迪里阿尼成为了拜把子兄弟,后者经常给他画肖像画。这哥俩的画风差出了十万八千里,也不知道是如何互相影响的。后来,拜把子的兄弟挂了,苏丁同志深受刺激,下定决心戒烟戒酒,健康生活。

他穷困潦倒一辈子,有一天画商 Paul Guillaume 把他的画介绍给了咱博物馆的主人巴恩斯老爷子,老爷子当场买了 60 张画。收到了钱的苏丁立马打的去了 320 公里之外的尼斯。

苏丁有很长一段时间沉迷于画屠宰后的动物尸体,不过那个系列看多了会让人产生不适,在这就不贴图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美术馆看。

来到巴恩斯美术馆,你有机会欣赏到他的肖像画和风景画。

那些著名的画

除了上面介绍的那些不那么广为人知的画家们,现在让我带你们浏览一下巴恩斯的精品馆藏。

塞尚《玩纸牌的人》和修拉以《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为背景的《女模特》

塞尚画了5 幅《玩纸牌的人》,其中三幅是两人纸牌,巴恩斯的这幅面积最大。

*高更、雷诺阿、Maurice Brazil Prendergast

塞尚画中的女人看着雷诺阿画中的裸女

你怎么也不会猜到,这个的作者是梵高

雷诺阿

夏尔丹对现代艺术的影响非常广泛,[15] 爱德华·马奈的半身肖像画《吹泡泡的男孩》( Boy Blowing Bubbles )和塞让的静物画都受到他的影响,[16] 他也是马蒂斯最欣赏的画家之一

马蒂斯和他画得同性女人欢愉的场面

Categories: Arts Tags: Museum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