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 Lu

从霞慕尼到策马特 - Haute Route - Day 7

2017-08-29


路线:Gouille – Les Haudères – La Sage – Cabane de Moiry

里程:12英里

上升:6010英尺

Gouille – Les Haudères – La Sage 公交车

Guide Book 上说从 Arolla 走到 La Sage 需要四小时的脚程,然后从 La Sage 走到 Cabane de Moiry 又需要五个半小时。由于 Gouille 到 La Sage 的路穿梭在与公路平行的森林里,对于已经走了六天的我们吸引力不大,于是我们便决定早上搭公车去 La Sage。从 Gouille 到 Le Sage 没有直达的公车,需要在 Les Haudères 中转。我们就着这个空档,到附近的小村庄溜达了一下。

搭车来到 Le Sage,又花了好久才从村子里找到上山的路。在阿尔卑斯山间徒步,如果不是自带帐篷住在山里,就得每天从树线上,经过草甸下到树林里,寄宿在山谷里的小村庄里。然后第二天,再从村庄出发,从树林间一直爬升到树线上的垭口。循环往复,翻越一座又一座山。

p1 Les Haudères小镇上典型的 Valaisian Chalet,以石头为地基房屋由木头搭成

p2 Le Sage这个小村庄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在树林里行走有些枯燥无味,好在早晨的阳光从树缝间洒下,跟随着风的指挥在地上跳着欢快的舞蹈。写到这突然想起之前在林间小路上闹得一个笑话。有一天我们有些迷路,这时看到一个黄色指路牌上面写着 “Piste”,我们便以为这时一条通向 Piste 的路,于是完美地把它错过了。后来一路上,总能在路上看到通向 Piste 的指示牌,查过字典我们才知道 Piste 是法语里步道的意思(此处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

这条林间小道经过了许多建在半山腰的瑞士小木屋(Chalet),他们是放牧人夏季放牧的临时住所。树林之上便是一片片草场,越来越多的 Chalet 出现在山坡上。清脆的牛铃声伴着风声回荡在山谷里。

p3 罂粟花

p4 这一路许多地方都能看到在山上的十字架

夏季放牧对阿尔卑斯山谷里的居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为了让牛儿们吃上夏季里开花的鲜嫩青草,夏季牧场需要不断迁移,从最先开花的低海拔山谷慢慢迁移到高海拔的山上。牧民们则随着牧场的迁移不断地搬家,因此才会有这么多 Chalet 错落在山谷的各处。

这些 Chalet 分属于不同的牧民,他们在放牧季会共用这些 Chalet。牧民们会先把走得比较快的羊群赶到山上。然后再花一天把牛群们赶到山上,而像猪啊鸡啊这些无法赶到山上的家禽,牧民们有时需要雇直升机把他们连同其他补给一起投送到山上。由于牛是主要生产工具,猪和鸡便成了他们的肉类来源。在阿尔卑斯山游玩,经常遇到的困境是,尽管漫山遍野都是牛,餐馆里大多只有猪肉和鸡肉。

走着走着,路边又出现了几个小木屋,这次好奇心严重的我决定走到近处一探究竟。还没走出几步,就已经“牛气冲天”。我好不容易从牛粪间“杀”出一条路,来到小木屋跟前,探头一看,才发现这里原来是牛棚。除牛棚外,还有一个蓄水池,引来山上的泉水。傍晚时分,我们常能听到清脆的铃铛声从山间传来,像风铃般悦耳。原来那是放牛人赶着牛儿们回家咧。

p5 牛棚

p6 步道上的我和散落在山间的牛

离开牛棚,我们继续向 Col du Tsate 前进,夏季的山谷里开满了黄色、红色和白色的各种野花。虽然已经走了七天了,一切还是那么新鲜有趣,路边一簇羊胡子草(俗称:Cotton Grass)又让我们停下了脚步狂拍一通。渐渐地,四周的植被越来越稀疏,从草甸变为苔原(Alpine tundra),越接近垭口,就越是寸草不生。垭口四周更是被碎石坡环绕着,一片荒凉。

p7 草甸上突然看见一片羊胡子草

p8 告别身后的雪山,奔向 Col du Tsate

p9 Col du Tsate向下忘,看不见 Moiry 冰川

我们在垭口稍作休息,就急忙向山下赶路。本以为这段路就像之前所有的下山路一样波澜不惊。没想到惊喜在转角处等待着我们。随着绵延的小径绕过了一座山,Moiry 冰川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最先露出面容的是冰川主体,随着我们不断下降,冰川河也渐渐展露她婀娜的身姿。就像洞房花烛夜,新娘慢慢揭开了她的头盖。

或许是被美景冲昏了头脑,我们一时间迷失了方向,沿着错误的步道走了好久。直到拿出指南书反复研读,才发现 Cabane de Moiry 在河对面的山上,由于太远了还没有指向它的路标。我们应该跟着 Lac du Glacier 的路边一直往山下走,来到湖边的停车场。

p10 在高处看 Moiry 冰川

p11 Moiry 冰川和它美丽的冰川湖

p19 并没有直接指向 Cabane 的路标

p12 从近处看冰川就没有高处所带来的那般震撼

湖边的停车场有一个观景台,正对着 Moiry 冰川。如果不来徒步,驾车上来看一下,四处走一走也是不错的选择。大概是天色已暗,冰川湖散发着幽蓝,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我们绕过冰川湖,才发现通向 Cabane de Moiry 的指示牌。

又要经过一段漫长的爬升,才能回到刚才的海拔。小径在冰碛丘陵的侧碛上延伸开,一路上有许多前人堆砌起来的石堆,或是为了纪念,或许也像藏人一样是为了祈求神山的保佑。沿着小径行进,Moiry 冰川已经近在咫尺,远远眺望却仍然不见 Cabane 的身影。直到走到冰碛石的尽头,都没能看见 Cabane 的影子。

我们带着疑惑开始了”之“字形的攀升,这段”之“字形的小径,又窄又陡,寸草不生。由于看不到目标,枯燥的攀爬让人感到疲惫和烦躁。在每个弯道,我们都会猜测,是不是下一个转角就是顶了。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期待和失望,Cabane de Moiry 突然地出现在了视野里,毫无征兆。就像之前几天一样,终点总是在不期然的出现,意外连连,惊喜连连。后来从谷歌的 3D 地图上看,Cabane 前面有一座小山丘,正好挡住了步道上游人的视线,所谓”一叶障目“,说得就是我们吧。

p13 侧碛上隐约可见的小径

p20 冰碛丘陵的地貌图

p21 后来从谷歌 3D 地图上看到的 zigzag

Cabane du Moiry 所属于 Swiss Alpine Club,是许多攀冰爱好者的聚点。乍一看,它就是一个石头小房子和我们之前呆的 Cabane du Mont Fort 很相似。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整个餐厅是两面是落地玻璃窗,可以 360 度无死角观看 Moiry 冰川。我们安顿好自己的行李,便坐在窗边,喝着啤酒喝可乐,静静享受夕阳西下的时光。Cabane 旁边有一片绿色的草地,傍晚时分,一只母臆羚(Chamois)带着它的孩子来这里觅食。由于 Cabane 不提供网络,大家就坐在窗口或是外面的大平台上,静静地看着这两只动物觅食。

所谓岁月静好,就是形容此时此刻的吧!

p14 Cabane 正面

p15 Cabane 后面的平台可以近距离和冰川对话

p16 Cabane 里面360 度全玻璃的餐厅加休息室

p17 Moiry 冰川旧照,气候变暖冰川消融的速度加快,今非昔比

p18 Moiry 冰川在夕阳的照耀下

p22 最后来一张这段旅程的谷歌 3D 美景

Categories: Trip Report Tags: Switzerland France Europe Haute Route Backpac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