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 Lu

从霞慕尼到策马特 - Haute Route - Day 6

2017-08-28


路线:Cabane de Prafleuri - Arolla - Gouille

里程:11英里

上升:2713英尺

旅行的第六天,最先迎接我们的是一小段爬升。太阳还没有上到山头,我们就已经来到了旅程中的第 N 个垭口, Col des Roux。站在垭口上便能俯瞰远处的 Lac des Dix。

Lac des Dix 是一个人工湖,位于 Grande Dixence 大坝上游。这个大坝是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重力坝,也是欧洲最高的水坝。湖的储水主要来自冰川融雪,因而湖水有着冰川湖特有的牛奶蓝。

清晨的阳光透着一丝清冷洒在湖边的草地上。另一侧,山还在沉睡着,他们的影子投射在湖面上。远远望去 Dix 湖像一颗宝石,镶嵌在群山之中。这一路从垭口一直下降到湖边,视野很开阔。小径沿着湖蜿蜒在草地上,一直延伸到它的尽头。湖的尽头是一个小型瀑布,雪水源源不断地从管道中喷涌出来。

告别了 Dix 湖,我们沿着小径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冰碛石堆,奔向今天的第二个垭口 Col de Riedmatten。

p1 Col des Roux

p2 蜿蜒在草丛中的小径

p3 Lac des Dix

p4 湖的尽头的一个小型瀑布

p5 告别 Lac des Dix,湖就在我的另一侧

一切进行到这里都很顺利,我们压缩了休息时间,终于赶在了其他人前面到达垭口,并且脚程上也不输给高大的美国同胞。然而之后我们就迷路了,因为书上说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可以穿过冰川。我们一直以为自己走在通往冰川的路上,所以当我们看到远处的冰舌,想当然的以为路就在那边。我们费了半天劲跨过了一片积雪了的冰碛石堆,跟着路标在巨大的冰碛石上跳上跳下,折腾了好半天,都没发现通往垭口的路。这时候就要多亏我们出发的早,在我们找路的当儿,大部队已经赶上来了,就站在远处的山腰上。我们看到大部队并没有下山,而是往看上去几乎没有路的山上走去。我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走错了路,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回到了半山腰。站在半山腰的分叉口,我们才发现,一块大石头上用箭头指了两条路,都通往 Col de Riedmatten。一条是需要更多脚程的 Riedmatten Pass, 另一条则通向铁梯子。大家似乎都选择脚程和攀升更少的铁梯路线。而我们刚才走错的确也是一条路,是连接冰川和铁梯子的路。若我们固执的沿着那条路走,就会越走越远。

p6 冰舌

p7 冰舌尾部

p8 路很艰难

虽说垭口下面已经架起了铁梯,但通向铁梯的路非常难走,看上去几乎不能走。整个山坡都覆盖着碎石。由于没有固定的石头当手点,脚底打滑的时候,真的无处可抓。一不小心还会踩落石头砸到下面的人。走这段路,大家都很小心谨慎,避免站在落石路线上。好不容易走过了胆战心惊的一段路,来到了铁梯前居然排起了长队。铁梯有两截,中间有一个一人宽的平台,连接着两截梯子。由于铁梯提供双向交通,而平台又太窄,无法两人并行,必须等一波人都下来了,大家才能往上走。索性视野开阔,风景很好,也没人急着要赶路。

这个铁梯据说是新修的,之前的两截梯子中间没有平台相连。完全靠徒手无保护从一个梯子爬到另一个梯子上,一失足就跌下万丈深渊了。这个垭口是这次旅程里人最多的一个,大概是梯子的存在让大家更容易接近冰川,很多冰川健行的队伍,都是从这个垭口下去的。

从梯子上到垭口,视野变得更加开阔,Pigne d’Arolla 山脊在眼前如同画卷般展开。这个山谷应该是此行最为秀美的一个。正值草木青葱之际,Tsijiore Nouve 冰川被环绕在绿意盎然的群山中。下坡的路很平缓,给足了人时间沉浸在这片天地间。

走到小镇 Arolla 以后,我们休息片刻,买了瓶可乐,再搭公交去的 Gouille。我们那一晚吃的是传统瑞士菜,土豆蘸 Raclette 奶酪配酸黄瓜。Raclette 奶酪要放在一个特制的加热的器上融化了再吃。瑞士的奶酪质量很好,可苦了乳糖不耐的我。

p9

p10

p11 旧梯子残骸

p12 在垭口上休息

p13 冰川 I

p14 冰川 II

p15 割奶酪机

p16 土豆蘸 Raclette奶酪配酸黄瓜

Categories: Trip Report Tags: Switzerland France Europe Haute Route Backpac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