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 Lu

180度以南 - 以此文纪念我的智利百内之旅

2017-02-05


故事要从六十年代说起,加州有两个热爱户外的年轻人Yvon Chouinard和Doug Tompkins, 他们痴迷于攀岩和冲浪。为了维持生计,两人开了个手工作坊,在攀岩和冲浪之余做户外登山装备。1968年的某一天,Doug对Yvon说,我们去Patagonia爬 Mt.Fitz Roy吧。两人说走就走,带上一台16mm相机,开着一辆塞满户外装备的面包车就出发了。他们计划沿着泛美公路一路南下,一直开到南美洲最南端的Patagonia。

1968年的泛美公路,荒无人迹,Yvon和Dough驾驶着小破面包车奔驰在土路上。他们途径墨西哥、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到达巴拿马城,再搭乘轮渡抵达南美洲大陆。这一路上惊险不断,光爆胎就有十多次。在危地马拉,他们不得不睡在大街上。有一次一觉醒来,脑袋上顶了一把手枪。虽然计划外的状况不断,却没有打乱两人“一路南下一路探险”的计划。一路上,他们去沙漠里滑沙,到海边冲浪,在智利的活火山上滑雪。就这样走走停停,花了六个月时间,行驶了一万多英里之后,两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Patagonia。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冒险的旅程才刚刚拉开帷幕。Fitz Roy虽然海拔不高,但终年云雾缭绕。上午也许是晴空万里,中午就狂风乱做,到了下午便可刮起暴风雪。难以预测的天气给攀登增加了重重难度。因此在这之前,只有两只队伍成功登顶。Yvon、Dough和他们的两个伙伴,每人驼了80磅的食物和装备到山脚的大本营。他们第一天的攀登很顺利,但就在到达二号营地不久,一场暴风雪困住了他们。四个人挖了一人高的冰洞用来躲避风雪。本以为暴风雪很快会过去,但Patagonia不负其名,暴风雪足足刮了两个多星期。四个人窝在狭小的冰洞里,浑浑噩噩不知日夜,直到弹尽粮绝,才不得已下撤回大本营。在大本营里,他们又足足等待了50多天,才等到一个短暂的好天气。三十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站在了Fitz Roy的顶峰,这时离他们进山已经过去了六十天。

很多年轻人问我,应该看什么电影看什么书。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起点,然而没什么能替代亲身经历” 三十年后Yvon和Doug围坐在炉火边,吸着烟斗回忆起那次旅行。一次探险能给带给人意想不到的启迪,解答一些出发前未曾想过的问题。Patagonia之行本来只是一次突发奇想的户外探险,却改变了Yvon和Doug的生活轨迹,让他们同这片土地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这次旅行之后,Yvon以Patagonia为名成立了户外品牌,理念之一就是制造能胜任这里恶劣天气的户外用品。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Patagonia这个地名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而Doug卖掉North Face之后,从智利政府手中陆续买下了Patagonia的大片土地,将他们逐步变成了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

这两个老家伙把他们的探险拍成了纪录片Moutain of Storms,而这部纪录片又点燃了许多年轻人,Jeff Johnson便是其中之一。他决定追随老家伙们的脚步,重走这段旅程。只是这次的交通工具不太一样,不是二手面包车而是一艘名叫海熊号的帆船。船的主人要从墨西哥把船开回老家,而Jeff有幸可以搭顺风船。他们预计在海上航行三个月,经过复活节岛到达智利本土。在智利,Jeff计划攀登一座叫做Corcovada的雪山。如果只是为了去登顶Corcovada,他大可不必在海上漂泊三个月,同大多数人一样,请两周假买张飞机票,两天内他就能站在Corcovada的山脚下。Yvon曾开玩笑着说过“你知道,我们其实可以坐直升飞机到山脚下,但那是作弊。” 因为在他看来,攀登最让人着迷的,并不是登顶。山顶上,其实什么也没有。探索未知,挑战自我的过程才最令人着迷。如果走捷径,省略了这一切,户外运动也就失去了魅力。

攀登Corcovada的计划没能顺利进行。由于在船上的耽搁,Jeff到达Corcovada的时候山上的雪已经开始融化。面对巨大的碎石和山体滑坡的可能,Jeff和他的同伴不得不在离顶峰不到六十米的地方,转身下撤。没能登顶固然让人遗憾,但旅行至此已留给他太多的回忆和感触。在保护区,一场激烈的抗议活动正进行着。三百多名骑手,骑着马拉着横幅,反对政府通过的水坝建设方案。在海边,他遇到世代生活在此的老渔夫,老人告诉他,工业捕鱼已改变了附近海域的生态系统,如今再也无法在近海看到鱼群了。而附近新建的造纸厂,每天要向近海排放大量的污水。面对这些,老人道出了自己的担忧,“工业捕鱼和即将建成的水坝,会毁了渔民赖以生存的大海。当我们失去生存之道时,还得去躲避工业化所带来的水污染和化学废料。人们有了更多的金钱,可代价呢?是我们美丽的家园。” 在这个追求生产效益的工业时代,还有多少人在心底残存着对大自然的敬意?又有多少人,能够放弃眼前的物质享受,换一个纯净的家园?

走在智利百内公园崎岖的小道上,望着远处珊瑚绿般的湖水,静静流淌,我和朋友打趣说,如果在中国,我们脚下肯定是一条观景公路,远处的湖边会有客栈林立,上山的缆车可以让游客不抬腿就到冰川脚下,哪还有什么徒步旅行?说到这儿,我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远方,想拼命留住眼前的美景,生怕错过此刻,下一秒智利就变成了另一个中国。人类社会正享受着现代化带来便利,但有些亲身经历才能带来的感官体验,却在这个过程中丢失了。

“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是简化你的生活。”Dough又吸了一口烟斗,缓缓说道,“人们总喜欢把事情弄得很复杂。其实许多问题的解法很简单,大家只需转过身,再迈出一步。”

Categories: Trip Thoughts Tags: Sourth America Backpac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