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 Lu

锡安国家公园 - The Subway

2015-08-26


今年年初,偶然听朋友提起了锡安国家公园 Zion National Park 里的两条著名短途路线, 一条叫 The Narrows,另一条叫 The Subway。The Narrows 的步道就是狭窄的河道,徒步者需要涉水行走两天。而 The Subway 也不负其名,需要徒步者从狭小如纽约地铁的“隧道”里游泳而过。因为这两条线路都需要涉水,有一定危险性,因而不容易结集到伙伴通行。 然而没过多久,就遇到岩馆的“富婆”朋友提起想去 The Subway 的意向,于是我们一拍即合,于是才有了这次短暂的周末犹他之旅。

要走 The Subway 的第一步是申请 Permit。为了保护环境,每天限200人进入,因此需要提前三个月预定。不过这个抽签相比大名鼎鼎的波浪谷还是容易多了。

然后,便是确定徒步的线路和做相应的准备。通向Subway的路线有两条, 一条 bottom-up,起点在 left fork trail head,逆流而上,小溪的尽头便是大名鼎鼎的,出现在各种照片里的subway下半部分,之后原路折返。 另外一条,便是我们走得 top-down approach, trail head 在 wildcat canyon。从山顶一路顺着水流走到谷底,最后在 left fork结束。这条路线能经过不同的地貌,游过 The Subway 的前半程,不需要走回头路。

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又有趣风景又好的路线自然有它傲娇的地方。首先,你得会游泳!很多地方, 水潭深深, 深如中国的股市。哈比族人一定要做好游泳准备。其次,途中遇到好几处需要down climb 或者 借助绳子rappel。千万不要小看不高的石头,或者过于相信看似很深的潭水!每年都有好多人,盲目的跳到水里,扭伤了脚,然后被营救出去。

好了,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应付上述两项并且人品很好中了乐透彩,那就请移步这里, 那儿有最全最详细的路线介绍和地图。

现在,就让我来讲述一下我们这10个小时是如何过山车般度过的。清晨6点左右,我们踏着月光驱车来到shuttle bus的聚集点,开车尾随shuttle bus来到此次行程的终点,left fork trailhead。把车扔在left fork以后,我们便坐上 shuttle,一路遥遥晃晃,迎着晨光来到了 wildcat trailhead, 此行的出发点。一阵收拾以后,我们在八点左右,迎着旭日,呼吸着清冷的空气,踏上了旅程。大约在松林和沙地间行进30分钟,我们便看到了标有“赛百味”入口的牌子。众人大喜,与牌子合影之。

我们在 The Subway 入口

不知走了多久, 脚下不再是沙土,方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踏上了 Russel Gultch。Russel Gultch是一个滑石(slick rock)地貌的峡谷,被河水冲刷出很多层次。这一段行程基本上就是由若隐若现的”玛尼堆“指路,偌大的峡谷如果没有这些人为堆砌的玛尼堆,很容易迷路。这一段路地势平缓,视野开阔。脚下,是河水冲刷而成的沟壑,它们沿着乳白色的石头蜿蜒到远方。山上,放眼望去是笔直的青松。一抬头,太阳恰好爬上山头。

太阳恰好爬上山头

河水留下的沟壑

走着走着,周遭的景物渐渐的开始出现色彩。石头,渐渐显出红土的颜色。水流印下的纹路也开始变得细腻起来。乍一看,倒是同照片上看到的the wave 有些形似。五彩的石头,像起伏的波浪。远望,另一对旅人在下一个浪尖上行走。

来不及陶醉于美景,不多会儿我们就来到了路程中最陡峭的下坡。坡陡到哈比族的我需要用屁股慢慢的蹭下去。等我们蹭到了谷底,太阳也差不多升到了半空。河谷两面的峭壁给我们提供了荫蔽,跟随着小溪欢快的脚步,我们来到了第一个需要速降的地点。这是一块大石头。

哈比族人和她高大的小伙伴们迅速将绳子挂上固定在岩壁上 bolt 上,然后逐个开始速降。有些小伙伴并没有速降的经验,好在艺不高人胆大,右手抓紧绳子,双脚踩着岩壁(请自行脑补,武林高手从天而降),踏着凌波微步,便来到了谷底。等大伙儿都降到了谷底,收拾了绳子,收拾了激动的心情,就穿着 wetsuit 开始涉水了。峡谷幽深,潭水空灵,四周除了我们四个,空无一人。大家在深不过膝的水里又行走了大约 20 分钟,就来到了著名的“游泳池”。 从上面可以坐着像滑滑梯一样滑到深深的潭水中。只听见连续四声噗通,哈比族人和她的小伙伴们鱼贯而下。

小哈比在狗刨

游了大概20ft就可以触到底了,大家抖抖水,没走几步就又到了一个深潭。于是大家又纷纷狗刨入水。大概又行走了十多分钟,一段小悬崖又把小哈比和她的同伴们拦住了。这个小悬崖大概也就比小哈比高一点,虽然可以挂绳速降,但是位置不好,可能还是会磕碰到。所以大伙儿决定采用 down climb 的方法,左右脚分别蹬着两边的墙,慢慢挪下去。这个小断崖下去以后,要马不停蹄的跳入水中,没有喘歇的机会。过了这道坎,小伙伴们纷纷表示,已经游够泳啦,能不能让我们暖和一点!谷底无法照射到阳光,潭水因而变的冰冷刺骨,多亏了保暖的 wet suit,阻挡了体温的迅速流失。

结果,没走多久新的挑战又在前面等着我们 - bowling ball corridor。这次是要从一块被河水冲刷的圆石上下去。本来这是一块被卡在峡谷中间的石头,探路者们都从底下涉水而过。但是前两年暴雨,冲下了好多根枯木,就这样堵在了石头前,堵住了下行的去路。于是,有人在石头缝里绑了根绳子,抓着绳子可以想办法爬下圆石。(可见,由于雨水冲刷,挡在探路者前面的障碍随时都有可能变化。所以千万要多准备些 sling,以备不时之需。)小哈比跌跌撞撞的爬下了大圆石,又在水中行走了五六分钟,就来到了著名的 keyhole fall,前面便是 The Subway 的 upper end。这里也是一个大约 10ft 的 rappel,下到一个小瀑布旁边。

小哈比在rappel

换一个视角

这个 rappel 需要一些技巧,因为 bolt 在另一侧的石头上,人下去的时候会往一边晃一下。如何减少晃动,不撞到自己宝贵智慧的脑袋,是小哈比下去之前想的唯一的问题。还好,智慧的脑袋没有辜负我,让我找到了平衡自己的方式,顺利的降到了谷底。这个速降是所有速降里最好玩的一个,也最具挑战性。小伙伴们看到我顺利到达,也就都鼓起勇气,依葫芦画瓢,一个一个也都安全的到达。这一段的空间及其狭小,就像一个小小的通风管道。小哈比一边游一边担心胖子来了会不会卡住。

是真的很窄

然后的旅程如图所示,就是继续游泳淌水。这些狭长的管道便是subway的上游。哈比人词汇有限,只能用鬼斧神工,别有洞天来形容它了。别看它只是一条狭长的管道,管道的侧面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洞(就是小哈比坐得地方),对着里面唱歌,会有有很强的共鸣,声音通过水能传到相邻的洞里。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了出现在著名的 The Subway 下半部分。

著名的The Subway

我想说,在网上搜旅游目的地风景照的一大诀窍是,找最丑得看,然后就不会失望。这个某宝上的卖家秀和买家秀是一个道理。我们去得时候雨水量没有那么大,所以水潭没有那么深。再者,水潭就算不浅,没有ps的水也不是那么的清澈如蓝宝石。其实吧,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带好相机。

好啦,废话不多说。我们一行人在著名景点拍完到此一游的照片以后就继续前行,来到了最后一个需要速降的地点。这时,我们看到了从下游走上来的游客们,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补充了一些能量以后,便开始了速降。经过前几次的速降,大家都驾轻就熟,不一会儿便到达了谷底。到这儿,此次行程最难的关卡就算都打过了。

不过,不要因为兴奋过度,忘记了这里的游戏隐藏物品 – 一个在洞里的小瀑布,建议大家都去体验一下–瀑布浴!

我有点站不起来

至此,你以为游戏差不多就该结束了,那你就错了。大家优哉游哉的晒了会儿太阳,吃了些东西,踩了会儿沙子(这里的沙子不知道为什么,比沙滩上的沙子柔软许多,完全没有杂质!)然后大概2点左右整装待发,向bottom up的那段旅程进发。

这一段路程,其实放到平常还是很有意思的一段 trail。沿着小溪,不停得在各种大石头上爬上爬下,还要在溪水两岸跳来跳去寻找可以走的路。可小伙伴们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只想着快些到达终点。这一路的景色和上半程比确实逊色了些,所以大家顾不得欣赏,一直在匆匆赶路,埋头苦走。

在烈日的暴晒下走了大概三个半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 trail 的”疑似尽头“。大家好一阵兴奋,欢呼雀跃。结果,等来的是失望。又在烈日下走了许久以后,迎接我们的不是停车场,而是游戏的大boss – 400ft 的陡峭的攀登。

在太阳的炙烤下,红色的岩石几乎摧毁了小哈比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爬完坡我觉得我都快中暑了。然而,这不是结束,还要走过漫长的 10 分钟,你才能来到停车场。期间,小伙伴们一度都觉得走错路了。因为这段路,在炙热,缺水和饥饿的情况下显得尤为的漫长!等我们来到停车场后,小哈比瞬间便瘫软在地上,迫不及待的啜饮着从车里拿出来的,烤了 10 个小时的运动饮料。待大伙儿迎着夕阳开出了公园,抬起表来一看,距离我们出发,正好10个小时。

疑似尽头

结束的自拍

回程的路上景色格外的美,有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感觉。这一路没能得到什么人生的启发,只是叹息自己的国文太差,没有好好背诵好词好句。面对满目的美景,张嘴吐出的却是”卧槽,好牛逼“。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一片美景落入庸人眼!

呜呼哀哉!

但愿有人读了我这篇拙作,能用他的眼去锡安看一看,用他的笔勾勒出更动人的”赛百味“!

Categories: Trip Report Tags: Zion Arizona US South West Rappel Day Hike